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毛鞋 | 18th Jan 2009 | 遊戲洪流 | (3199 Reads)


先出題,看到這個畫面,你會想到甚麼?

Gundam Seed?你輸了﹗罰你重看Gundam Seed Destiny﹗(痛苦啊...)

啥?難道是答Gundam Seed Destiny?你也輸了﹗罰你重看十次Gundam Seed Destiny﹗(地獄啊...)

答案是啥?當然就是...
 (閱讀全文)

毛鞋 | 17th Jan 2009 | 動畫王國 | (133 Reads)


只是看題目就已經讓筆者想起夏娜了。



這是何等的萌態﹗



三位一在的進一步解釋,三人分去運氣,但卻不是人人平均,其中分得較少的兩人相見的話就會自然死去,餘下的一位則吸收死去的兩位的運氣。而值得注意的是故事中的世界觀指人一開始就是運氣被分散,而三位一在這個機制才是維持平衡的手段,雖然筆者不明白把人數減少再把運氣聚集是那門子的平衡喇。



墨鏡男把クロ打到半死,亦把礙事的慶太殺掉,故事就此完結…(拖)



然後就是夏娜的橋段了﹕「我們訂立契約吧﹗」。然後慶太復活,兩人手背亦被印上紅色印記,分明兩個都是紅心之王…來吧﹗快出爆熱X掌吧﹗(再拖)



慶太爆氣,雖然不知道他爆氣有啥用,因為結果打的也只有
クロ,最後把墨鏡抽飛並令他觸電致死的也是クロ



劇情最後描述有人察覺到東京的容量不自然地過大了,也就是說這是人為的容量,當初為求平衡而設的三位一在也被人誤用了。

今回仍是交待回,手法沒啥特別,劇情亦沒啥超展開。不就是女主角突然與男主角同住,然後遇上強敵,女主角給男主角訂下契約,最後兩人變成不可分割,共同開展新的戰鬥。基本上劇情方面可說是見怪不怪了。

至於三位一在方面,上集筆者曾經說過被人誤用的可能性,而今集也明顯地看出這點,其中慶太的義姊似乎也被盯上了。然而該世界上似乎亦有組織一直奉行三位一在,結果造成為平衡而奉行三位一在的組織對上以利益為先而誤用三位一在的組織。而劇情上第二集就引出這兩個組織,可見往後劇情亦會不斷圍繞著主角及這兩個組織。另外,クロ自稱保持世界的容量均衡,但似乎卻與兩個組織的人也沒有合作,一路以來只是獨來獨往。至於クロ與慶太訂下的契約暫時亦不知道是甚麼回事,期望下集解答。最後附上不懂憐香惜玉的死墨鏡的圖。




為啥筆者有種爽快的感覺...

毛鞋 | 16th Jan 2009 | 動畫王國 | (184 Reads)



你倆果然一點情趣也沒有呢,都已經是夫婦了,還分床睡?




下半部,女僕們出場。渚很萌,紅瞳也很萌呢…




現實是殘酷的。無論在故事還是現實中,世界也不停在轉動。然而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人們並不容易察覺到,直至巨大的改變出現,人們才會醒覺世界原來一直在變。



最後渚有了寶寶…(筆者吐血)  朋也﹗你他X的雜碎﹗

上半部描述兩人的生活,下半部描述渚的工作及兩人有後代。表面上十分和諧,但這一集明顯刻意地帶出了小鎮改變這個重點。

朋也眼看從前上學經過的路旁變成了餐館,又得知舊校舍將會被拆卸,百般滋味在心頭,雖然道理上說不出這有甚麼不好,但心底裡卻不希望這一切改變,特別是那個曾經陪伴朋也認識渚那段美好時光的校園,朋也才不捨得失去它,因此朋也聽見校舍被拆除,反應大亦可以理解。

而筆者亦曾經看過一本書,描述主角研究到一支長生不老藥,滿以為自己不用死,往後生活定必十分幸福,可惜事與願違。因為主角在生命中與他的老朋友、妻子兒女生死離別,然而他卻不可能老死,而最重要的是,他漸漸與世界脫節,亦不能適應世界的生活,結果主角最後以自殺了結一生。這個故事雖然是悲劇收場,但同時亦說明了社會的改變對人的影響多麼大,一個人就算能有多麼開明的思想也好,說到底也不能完全適應新的社會,畢竟社會的進步是數十之億人去締造,而追趕著他們的卻只有你自己一個而已。

人是渺少的,在世界眼中也是被動的。儘管不想身邊事物消失,可惜世事就是如此,勞碌一天和休閒一天並無分別,明天起床,世界仍然正在轉動,太陽仍會從東方昇起。


毛鞋 | 16th Jan 2009 | 輕鬆小品 | (209 Reads)
有看過涼宮及南家三季第二集的自然明白笑點,作者最大限地使用了人物特性啊...


毛鞋 | 15th Jan 2009 | 動畫王國 | (235 Reads)



今回是北村回。我說那,人家春原金染黑,北村你卻黑染金,果然這個世界是要保持平衡嗎?



今集的亞美也很萌。(主題無關) 但處事手法卻真的很像成人,面對自暴自棄的北村直斥其非。而劇情中段實乃梨與龍兒的對話也十分有意義,詳細下述。



後來北村離家出走至龍兒家,北村表面上沒甚麼,晚飯亦十分愉快,但實底裡卻是百般滋味在心頭。



後部份大河與龍兒出外買食物時看到獵戶座,雖然星星看似很近,但事實上兩者距離卻是十分遙遠。同樣,晚上的北村似乎能與大河和龍兒打成一片,但實際上兩人卻不知北村心中可有多少煩惱。劇情推演到最後部份,泰泰打算強迫北村把髮色染黑,結果把北村嚇跑了…



下一話,大河當學生會長。(大誤) 再說,龍兒你那副衰小臉是甚麼回事…

北村情緒低落,果然可以理解成被會長發卡了。不過因為失戀就自暴自棄,發瘋又柒髮,為的就只是發泄情緒這麼簡單?還是說希望吸引其他人的注意-包括會長的注意?以筆者多年觀察,其實這種事十分常見,比如年輕人用刀具傷及自己就是其中一種。然而這畢竟只是一個吸引他人目光的方法,成果先不說,但自己至少未開戰先陪了夫人,況且就算對方願意回心轉意,這種近乎可憐的施捨亦一定不會長久。北村表面十分成熟,雖然偶爾會做出脫線行為,但總的來說還是個可靠的人。然而卻想不到面對感情難關時竟然會一反常態,做出各種反智行為(無誤)。果然古來也是英雄難過美人關?

另外,亞美觀察世事的成熟今集可謂表露無遺。北村失控,亞美很快就聯想得到事情與會長有關。其後亞美一直對北村的行為感到不滿,亦直斥其行為幼稚,實在大快筆者的心。實際上,北村的行為的確對結果沒有幫助,正如上文所說,最多只能嬴得一些人的施捨。然而在亞美的世界當中,可能連施捨的人也不會有,畢竟亞美是在成人的世界中工作,決不是學校裡那種天真無邪的家家酒遊戲。因此亞美比大河等人經歷過更多的事情,亦累積到不少人生經驗,而這些智慧都是大河等人所沒有的。現在看來,為何亞美平日只是以一個旁觀者去看事,常常又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的確不難理解。

至於亞美對北村的行為直斥其非,龍兒認為這是不正常,但實乃梨卻認為是好事。若真正重視那個朋友,自然不會對他作出隱瞞。正如後半段表面開心的北村,實質上卻在半夜中落淚,這種表面與內心的距離正正是對朋友不誠實所導致。當然誠實不代表要每件事透露,但如同亞美的直斥雖然並不會讓人好受,但正正是這樣才更能了解他人對自己的想法。而大河、北村甚王龍兒皆不明白這個道理,因此才認為他們彼此熟悉,其實卻對對方一知半解,只知皮毛,而不知內蘊。

而就筆者經驗而言,有些人可能永遠都覺得自己十分成熟,但成熟一詞卻沒有指標,也沒有極限。人會隨著學習,吸收人生經驗而成長,屆時回望過去,每每發現從前的自己原來是多麼幼稚,然而多過一年,可能回望今天的自己,也會覺得還是幼稚,這就是人的成長。而筆者親生感受過因而明白,每當人接觸這個社會,就會完全體會何謂現實世界,同時可說是把自己帶進另一個境界,對人生也有另一番體會。人生經驗,絕對不是書本知道所能及。

題外話說多了,說回劇情。北村自暴自廢,大河和龍兒想方法打動北村,結果竟然親身上場選會長,接著就要下回待續了。



毛鞋 | 15th Jan 2009 | 聲優細聽 | (1143 Reads)

以下轉自淺川悠的個人網誌﹕

以前、

「入籍しました。こんな素敵な人に望まれて結婚できた事、こんな素敵な家族の一員になれた事を私は今、心から幸せに感じています。この新しい家庭を大切に守り、彼にしっかりついていきます。」

とご報告させていただいてからあまり時間はたっていませんが離婚しました

 

(網址連結)


淺川悠是誰相信不用多說,未推出就先大熱的巡音大姐就是她的聲線。至於森久保祥太郎則可能較少人認識了,要說,相信最讓人容易記得的角色就是火影的鹿丸,可惜筆者不愛看火影,所以幾乎都把他忘掉了。

其實兩人結婚不過是不足兩年的事,想不到這麼快又要分了...不過沒啥可說,畢竟人各有志,現在也只能祝福兩人繼續在工作及生活上如意。說來近期聲優的壞消息真不少...


毛鞋 | 14th Jan 2009 | 動畫王國 | (137 Reads)



オープニングテーマ『裸々イヴ新世紀』
    作詞:宝野アリカ、作編曲:片倉三起也、歌:ALI PROJECT



OP違和度﹕極點。ALI PROJECT的歌沒甚麼問題,但曲風根本與動畫題材不符,現在倒是要抓頭疑惑是那傢伙找ALI PROJECT唱OP了。至於OP畫面本來問題亦不大,拍子也抓得不錯,但由於與曲風不合,一邊聽一邊看只會讓人感到面前是兩個不同的世界。其實就筆者的感覺而言,ALI PROJECT的歌曲是配上靜止畫才會一絕,回想當年的薔薇少女OP,再回想一下當年魯路修一季的ED,兩者絕對是上佳之作,但這部要用靜止畫作OP畫面大概是沒可能,簡言之這部打從開始就不應該找ALI PROJECT來唱OP…

比較﹕





----------------------------------------------------------------------------



回正題。秋葉被發現動用緊急逃生倉,結果被學生會長帶去問話,此時ほのか出現拯救,似乎是害怕秋葉會被學生會長威脅而泄漏迷之殖民地的秘密。不過解圍還可以理解,但接著學生會的人怎樣了?為啥放過了秋葉?秋葉又為何還能繼續上課?ほのか又何解成了同學?這全都不是小枝小節,反之都是主線劇情上不合情理的bug。另一邊廂,いつき兩人被高層威迫而停止調查迷之殖民星事件,但這無非是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行為,因而亦令いつき一行人更感興趣地暗中調查迷之殖民星一事。



秋葉再次被帶到殖民星,用意不明。其中最不解是為何秋葉被帶回來又再被帶過去。至於いつき則憑著迷之殖民星現在所需的零件這條線索推斷出迷之殖民星下一站會駛去何方。



變身沒啥好說,沒有變身畫面相信令很多觀眾失望,但畢竟這是甚麼年代了,還變身?另外,筆者明顯萌ほのか較多。



第一場戰鬥,去偷取零件的秋葉和ほのか遇上來調查的いつき,開戰不久ほのか就被幹掉了,可是いつき竟然沒有上前問話?﹗這是啥劇本﹗いつき到來的目的就是阻止非法入侵者,但卻沒有對いつき問話,簡直是完全令人想不通的脫線行為。

劇本真的很糟,不要說小枝節,就連主線都四處滿是bug,令筆者邊看邊吐槽。雖然這一集有稍稍交待背景,但其他的脫線已經使人虛掉﹗天呀,這是搞啥呀…

說回劇情,AI魯路原來是五十年前已經被禁止生產的人工智能殖民星,另外其大砲不能發射的原因是因為零件損壞。另外,秋葉被ほのか稱為后,AI魯路被稱為皇,暫時未清楚含意,但可以想像的是兩者應該都有控制(某部份)殖民星的能力。

另外,秋葉在開始是做了個夢、及後與ほのか相遇同樣被稱為「翱翔天空的少女」,暫時用意亦是不明,但可以推斷成至少有某種能力或異能。

最後,下集加油好嗎…?


毛鞋 | 14th Jan 2009 | 日劇領域 | (260 Reads)



前半描述與六的生活,由於過於年幼就離開家人,因此顯得不習慣,使與六變得倔強。實際上與六的立場亦比較尷尬,比他大的小姓基本上學不起他,永遠只覺得他是小鬼,當老師的亦不能偏袒他,而最欣賞他的喜平次卻習慣默然無語,變相令與六在學堂變得孤獨一人,同時亦容易對家人起思念之情。



自己一人回家的與六,然而最終還是被母親拒絕。當母親的固然十分傷心,母愛與理性中二選其一,而這個作母親的最後仍然選擇了理性,實在少見。



喜平次找回與六,向他透露心聲,始令與六開始理解到他被送去修行的意思。至始,與六亦成了喜平次身邊的小姓,一起成長。



關於川中島合戰,熟知戰國史的幾乎都知道。實際上川中島合戰其實分開了五戰,但通常以「川中島合戰」稱呼的大都是指第四次川中島合戰。其發生原因是因為當年北條氏攻擊上杉氏(這裡指的是上杉憲政,與上杉謙信無血緣關係),奪去其領土,因此上杉憲政求助於上杉謙信,及後上杉謙信出兵,對北條的小田原城進行圍城,北條氏見況對同盟國武田氏求援,武田氏答應。不久武田入侵北信濃,圍魏救趙,而上杉亦不得不先回北信濃對抗武田的侵攻而解開了對小田原的圍困。及後雙方對峙及佈陣,上杉氏在妻女山這種擁有有利天然地理位置的地方佈陣,而武田氏則於海津城佈陣。及後武田軍山本勘助獻計「啄木鳥戰法」,打算以大規模的突襲隊偷偷上妻女山作出攻擊,不論戰況,上杉氏也一定會邊打邊下山應戰,此時在八幡原的武田信玄本隊再加以夾擊,一舉消滅上杉軍。然而在戰術實行之日,上杉謙信卻留意到海津城,也就是信玄本隊位置的炊煙比平常的多,以此推斷這其實是武田軍製造的假像,從而看穿武田軍的啄木了戰法,因此偷偷地在夜間靜靜帶兵從另一條山路離開妻女山,這段亦是古詩川中島中「鞭聲肅肅夜過河」的一段了(筆者只記得這一句,有興趣的可以上網查)。第二天清晨,八幡原霧散之時武田信玄才驚見眼前的上杉軍,由於武田軍調派近一半兵力前往突襲,至使原本在總兵力上處於劣勢的上杉軍現在面對僅信玄本隊的兵力而得到優勢。最後雙方在八幡原開戰,上杉軍使用聞明天下的車懸陣,而信玄則使用防禦較佳的鶴翼陣,希望能撐至突襲隊回來之時,然而此時的武田突襲隊才驚覺妻女山上空無一人,是直城之計,回到八幡原的路上又遇上上杉謙信先見之明所佈下的伏兵,嚴重拖慢了回程速度。及後信玄本隊不少大將,包括信玄的親弟兼副將信繁、軍師山本勘助相繼討死。最後信玄本隊終於撐到突襲隊回來,此時謙信知道再戰下去會十分不利(兵力差距大),始令上杉軍撤退,第四次川中島合戰結束。此戰中上杉謙信能通過炊煙就看穿敵計的覺悟力確實令後世人津津樂道,而同時亦令武田家失去包括武田信繁在內的能人,可見軍神謙信之名絕非浪得虛名。



高坂昌信,海津城城主,同為武田四天王及三彈正中的逃彈正。武田氏一向對上杉氏的政策都是以高坂的海津城為根據地,然後對信濃加以攻擊及侵擾,用以抵制上杉軍。亦由於高坂昌信處事冷靜小心且有分寸,在不少戰役中亦以且戰且退來打消耗戰,因此可說是上杉氏的一個難纏對手,而實際上高坂逃彈正的「逃」字也是如此得來。




信長樣子還是這樣子沒變(笑)。當時是史稱信長包圍網,也就是信長公生涯中其中一個最困難的時期。包括足利、武田、朝倉、淺井、三好、本願寺等大大小小勢力均被義昭所號召而與信長為敵,至於最終結果當然因為劇透而不說(笑)。

這一集前半描述與六與喜平次間的關係成長,後半開展了兩人長大後的故事,整集有點像過渡性質,所以沒要點說。其實想來,這集節奏還算頗快的,兒時故事竟然一下子就完了,令筆者也有點愕然。



毛鞋 | 13th Jan 2009 | 動畫王國 | (240 Reads)




新OP,早前早已經介紹了,所以不感陌生。而就音樂而言當然不錯,但就畫面而言筆者卻非常不滿,畢竟太多位置失衡了。

開頭畫面四女角,GN粒子的用處果然是為了讓女角色脫,不過這不是重點。為啥沒有瑪莉?我想了很久也想不通。再說為何有624?她既不是與天人四子任何一位配對上,理應不在這畫面出現才對。往後四男主角的部份也十分古怪,剎那佔去四個四拍的時間,十分標準。然後Lock off卻佔去五個四拍以上的時間,以致後來的哈仔只兩個四拍的時間登場,一個鏡頭就消失了,給人一種輕重失衡的感覺,難道哈仔成了人生嬴家後就連露面也要減少?接著轉至戰鬥部份,戰鬥配對﹕剎那配624、絕望配九龍叔、Lock off配變革者紫毛,哈仔…配小兵?﹗人生嬴家果然連戲份都要劈。另外,戰鬥配對當中突然又夾雜著624與沙慈同在一屋,搞啥﹗最後一部份看到哈仔與絕望熱血大特寫,為啥沒Lock off呢?總的來說,整整一段OP畫面幾乎都有著大大小小不同的Bug﹗再說,皇小姐、釘宮、王留美、小熊、大佐等眾人都被鬼隱了,至少都給個眾人齊集的畫面吧…總結一句,音樂方面筆者沒啥埋怨,但op畫面方面絕對要砍掉重練﹗當然,以上都是筆者完美主義的感受而已,不代表絕對正確。



回到正文。聯邦軍隊明存實亡,可理解為筆者之前說過的泰坦斯,而被吞的聯邦也正式失去軍權。另一方面,聯邦內部有不少人反對A-LAWS的暴行,密謀與Kataron合作發動政變。



一邊廂天人艦被上回作戰後急襲,損害極大。另一邊廂剎那被九龍叔引誘而與阿寶見面。始知原來阿寶就是當年駕駛0 GUNDAM的駕駛員,而且阿寶更留了剎那活口,從Veda處下手令剎那能進入天人。



剎那對九龍叔,剎那可說是進步神速,連九龍叔都能擊落,雖說兩者機體性能有差,但畢竟剎那是被射傷的一方,因此能戰勝實在是意料之外。另一邊廂,天人艦被攻擊,絕望分體,以三頭六臂把敵機擊落(沒誤),為啥絕望機每次都有東西能脫呢?



絕望﹕「我是人類﹗」,燃死了。同時這亦表明絕望已經暫時跨過自己身份的這個障礙。由於不認同同為變革者的阿寶的處事手法,所以絕望拋棄了自己是變革者,以人類這個身份而戰。另一方面,剎那對九龍叔施以最後一擊之時,由於聽到瑪麗亞歌聲,而錯失良機,瑪麗亞一直都是扯後腳的嗎?

A-LAWS泰坦斯化不一定是好事,因為A-laws的行為手法不是所有人也認同,而就聯邦當中已經有人打算發動政變,長久下去A-laws就算不用與天人對敵也要先平內亂,現在更加入更多原來就與自己理念不同的聯邦軍,更使內部局勢不穩。

天人紫毛開始懷疑為何天人艦會多次被發現,雖然她自己不知道原因,但觀眾們當然知道事件與天人紫毛有重大關係。而筆者構想為天人紫毛與變革者紫毛很可能是同一DNA或有血緣關係,但天人紫毛卻被安插在天人當中當終端機,後來劇情發展讓天人知道這件事,天人紫毛因此而希望離開或自殺,但Lock off阻止,更說明這不是她的錯,接著Lock off亦為此而打敗變革者紫毛,最後Lock off、紫毛、粉紅成了糟糕的三角關係。若以此推斷也就不難解釋為何op的戰鬥配對是Lock off對上紫毛了。當然這都是筆者的猜測喇,再說若紫毛原來真的是間諜,那上面的就一切不會成立了。

然後再說是剎那,其實這集的剎那很腦殘,若是筆者看到九龍叔跑出駕駛倉的話,就會二話不說把他打個稀巴爛,剎那卻是人家跑出來他又跑出來…但同時,剎那思路亦十分清晰。其實歸根究底,剎那成為天人一員的原因就是因為看到當年的0 gundam,而他亦從此立志成為守護世界的gundam。直到今天,他望見眼前的人原來就是心目中的gundam,卻對他的邀請一點沒有懷疑而決絕反抗。這可理解作剎那明白到眼前的人並不是真的為守護世界而戰,反之若剎那希望守護世界的話就要把面前的這個人殺死,這就是現在剎那的理念,不苟泥於過去,只放眼現在及未來。



最後,武士道機體很有型,但名字零分。


毛鞋 | 12th Jan 2009 | 遊山玩水 | (1647 Reads)
原諒筆者今天無力更新動畫,事因早上九時出門,到第二天才回到家,因此沒有時間更新了。

至於要問筆者去了做甚麼,簡言之就是
烏蛟騰一天遊,用了十二小時行了近二十公里路。而由於筆者對行山有濃厚興趣,所以也為此開了個新的欄目。

其實去年十二月二十五日,筆者也有去行山,不過比著說那次是行山,倒不如說那是郊遊(笑),除了起頭一段有點難度外,其他的都只是一般般,而且三個多小時路程也很短,初學者行那段應該不錯。

至於今次行的一段則是烏蛟騰一天遊。而詳細自己亦抓了地圖去說明(點圖放大)。人員方面,一行十多人,不過大部份都是有經驗或有充足體力者,因此整程速度也不錯。



首先起點是烏蛟騰,步行平路約三公里就會開始上山,上山一段頗斜,角度也有約35-40度,而且整段長近400米,加上路面不平,氣力充足者也不一定能一次性上到頂。不過上到頂後情況好多了,雖然路面也是不平,但好兇也是郊遊徑,差極也有譜。而這段郊遊徑都是經山脊前進,所以路真的不難行,兩旁亦沒多少雜草,不過看看右邊還真嚇人,一跌下去就是萬丈深淵,且絕對永不超生。最終我們只到達C2614的道標,這位置能遠眺黃竹角海和海灣,境色十分優美,建議體力許可者一試。至於這程約7.5公里,耗時約三小時,算是超低難度的一段。另,筆者數年前曾經把整條郊遊徑連水壩踏破,隱約記得難度也是十分低,基本上完全是郊遊性質,唯獨需要較長,連同剛才三小時合共七小時,而且挑戰性實在不足。



第二段是由C2614回到C2612然後轉至紅石門村。這段路絕對會讓人體會「路是人行出來」這句話,這條通往
紅石門村的小徑新開闢的痕跡亦隱約可見。雖說這段路線直線距離不到一公里,但由於路線迂迴難行,因此花了不少時間探索,不過最終還能到達紅石門村。說來紅石門村,其實一個村民都沒有,眼下所見除了一所發電站及一座破爛民家外就甚麼都沒有,但筆者還是發現了新近的報紙,日期是寫著08年12月26日,大概是兩星期前也有人來訪吧。而紅石門村為何叫紅石?主要原因在於其附近的灘頭叫紅石灘,顧名思義就是整個灘頭都是紅石。灘頭本身是石灘性質,唯一特別的就是石頭全都是磚紅色,導致整個灘頭一片紅,情境壯觀。除此之外,路上我們更發現小野豬一頭,可惜它發現我們後已經拔足狂奔...而實際上野豬也是一種害羞的動物,基本上不遇危險就不會攻擊人類,主要糧食為番薯,行山時見到地面有被翻過的痕跡就証明是野豬找食物所為,而近年香港的野豬也有增加的跡象,因此要發現它們亦不算難。至於這段路約長2.5公里,連同午餐和拍照時間約三個半小時。



接著下一站是三椏涌,由於都是小徑,因此比郊遊徑要難行和迂回,但整體來說還不難,只是要常常上山下山,體力消耗非常快。加上小徑畢竟不是大路,樹藤樹枝多不勝數,一不小心就會被插眼絆倒,所以行進同時亦要小心。而到達三椏涌之前,最壞情況出現,因為前路太危險,斜坡太斜而且樹叢多,因此不宜前進,導致我們需要以另一條路行進,同時使用兩個小時來到這裡的我們慢慢迎接晚上的黑暗,原本打算經三椏涌出大路的計劃也泡湯。



最後一段絕對是今回戲玉,夜戰山徑,路面情況更為惡劣,而且兩旁的樹藤樹枝數量驚人,若不是長衫長褲加手套的話,大概全身會留有幾十多條傷痕。除此之外,黑夜降臨,溫度急劇下降,而且能見度極低,雖然我們一行人有五支電筒,但也絕不夠分,結果有需要的(有受傷、帶頭、跟尾)的都會配備,其他的作後備。而不得不承認在這段路我們的行進速度十分緩慢,特別是遇上分叉路時更令人迷失方向,加上能見度低,連絲帶都難以看見,因此眼下環境還頗惡劣的,再說,筆者的食水及食糧已經快消耗淨盡,畢竟本來沒打算行到這種時間,以致筆者連緊急食糧都要動用...最終花了近兩個多小時,終於能回到寫有C2604標示的大路,這亦意味著只剩下最後三公里的路程就能回到有馬路的地方。回到烏蛟騰,筆者記得進去時是上午九時半,出來時卻是下午九時多了,近十二個小時的行山,果然爽快,不過疲勞感則幾乎沒有,而至少我也有足夠體力打完這篇才睡。(笑)

總的來說,這次行山其實難度絕對不高,要說有難隻就只有開始一段長命斜,其他地方除了比較陰險外也沒甚麼難度。雖然如此,但此行卻十分消耗體力,上山下山的路行很多遍,就實際來說大概上下離差的總和說有七、八百米也絕對不假。因此此行其實難度絕對不高,但卻十分考驗體力及意志力,特別是十二小時雖然不長,但也不算短,夜中遊山也需要大量體力,而體力下降的同時受傷機會會相應提高,因此此行中我們僅有一名隊友腳痛也實在值得一讚。

最後要一說今次令筆者印象最深的,就是晚上的星空,平日在市區因為光污染的關係都沒能看到幾顆,但每次晚上在郊外就能看到漫天星光,場面實在震撼,同時亦會使人慨嘆人類的緲少。


毛鞋 | 11th Jan 2009 | 動畫王國 | (142 Reads)


超展開後的鉄のラインバレル十分精彩,雖然細節上筆者還是覺得粗枝大葉,但劇情上卻十分緊湊。



桐山政變,政府、新聞、交通等各部門全都落入手中。想來,要控制全日本的兵力究竟要多少呢?桐山在弄得這大批私兵前竟然也沒有人知道,也沒有人察覺,果然高官做久了就只會肚滿腸肥,連國家存在威脅也一點兒察覺不到。

另一方面,社長原來真的被掛掉了。上集還看到一大班傢伙為被人爆頭的社長急救,因此筆者心想「這老不死不會真的被救活吧」,怎料老頭真的給我死去了,完全被擺了一道。至於這段的描寫,只是略略地描寫社員們的傷痛,其實也未嘗不好,畢竟這部不是催淚劇,輕輕帶過即可,再說不知何時這個便當也有機會回吐出來…



道明寺叛變,不過太誠實的他令筆者覺得這只是當內奸之計。至於桐山政變原來和加藤機關有關,也就是說桐山本來就是加藤的人,而控制日本的加藤機關把日本定為根據地,同時向全世界宣佈侵略開始。

另一邊廂,叛徒玲二和道明寺及少量士兵包圍JUDA及勸降。而JUDA當中對投降與否一事亦引起分歧。這種時候當然又是主角登場了…




第一戰是浩一對道明寺,感覺上道明寺有優勢,但浩一也有進步,加上機體性能有差之下,浩一輕取道明寺一臂。至此道明寺才勸浩一逃走,可惜道明寺的心思早已被桐山看穿,而出一招黃雀在後。劇情突入第二戰,桐山對浩一,前者使用精神攻擊武力,浩一完全陷於劣勢,此時絵美從大樓跑出來,觸摸ラインバレル,使其黑化。喂喂喂,上面一段的根本就是上集的翻版吧,別以為易了角大家就看不明白。



最後今回送一便當,又回吐一個便當。矢島沒死,社長你也快跟著吐便當吧。

先要說桐山政變,前述要招攬大量私兵才能成事。然而就加藤機關來說,他們目的就是侵略地球人的地方,究竟以這種名號去招攬成效會有多大,大家實在心裡有數。而若說招攬私兵是用另外一個理由的話,士兵的忠誠則會成疑。所以說桐山能偷偷政變其實是難以理解,亦不太合情理。

至於JUDA方面,大概不解散不行?畢竟人家根據地就在日本,JUDA總部又在日本,就算有ラインバレル也好,雙拳難敵四手,何況ラインバレル單挑玲二也沒勝算呢?如今可望大概就是依算美國或其他國家,不過若把JUDA移交其他國家,JUDA大概就變成了實驗部隊了。


毛鞋 | 11th Jan 2009 | 動畫王國 | (156 Reads)



竟然忘了打下部份…說來,下半部的氣氛真恐怖…留奈如同被怨靈纏繞一般,無論在家還是在學校也是…

另外,對於窗簾後的那雙腳,原來是有段故事的,以下為友人給我的版本﹕

  第四話裡有一個“窗簾後的雙腳”。我是不知道恐怖片哪裡有這一段啦,但是在當初“脫褲魔”制作《零》第一作的時候,曾經真的出现過這件事情:在遊戲的某個場景中,當初在制作CG過場時,總是在窗簾後面多出一雙腳,但是無論是貼圖還是模型,在那里其實都是没有東西的!據說剛開始程序員還以為是程序錯誤,把其它模型倒過來了。结果檢查了好幾回,都無法把這個問題解決。  

後來遊戲臨近發售,遊戲CG總監【長谷川仁】以“這樣更增加恐怖效果”為由,決定將這一段保留。可是,奇怪的事情又来了——在實際發售的遊戲裡面,那個位置反而一切正常了!也就是说:“那雙腳”消失了…最後這件事情還成為了負責那場CG的制作人員的一個心理陰影,據說在遊戲發售後他還去拜了好幾回神社呢。


想起來還真是毛骨悚然…



最後,每個同學都被鬼隱,只剩下留奈一個…劇末揭露原來黑手是燦的朋友,由於覺得其他人太煩,所以都把其他人束縛起來了…我說那,這後半的花嫁竟然一點笑點都沒有,而且一直都是彌漫著恐怖的空氣,是甚麼回事…(苦笑)


毛鞋 | 10th Jan 2009 | 站內公告 | (134 Reads)
話說上季番組大半都連播兩季,但今季番組卻有很多都讓筆者大感期待,在僧多粥少的情況下,筆者所寫的評論也只好有所調整,畢竟動畫數量是無限,但筆者的時間卻十分有限。而其中最大變動的大概就是TOA了,下次再寫就是總評了。如此決定的原因在於TOA早就登陸於遊戲上,因此網上早已經有不少劇情的解釋及感想,因此筆者再寫一回其實比較多此一舉(一直也是?)。而犧牲一部動畫的結果就是換來多寫一部,筆者在今季會寫的作品如下﹕

とらドラ !
機動戦士ガンダム00
Clannad AS
鉄のラインバレル
天地人
黑神

宇宙をかける少女鋼殻のレギオス 二選其一

其中筆者原來打算放棄鉄のラインバレル,但經過上集的超展開後突然覺得這部有一寫的價值,因此相比之下已經被寫至爛透的TOA價值似乎又不夠鉄のラインバレル大了。

至於 宇宙をかける少女 及 鋼殻のレギオス 會二選其一,前者掛著原創劇情的名號,加上CV十分不錯,因此也有一寫的意欲。至於後者,原因除了是世界觀外,當然是因為中原﹗然而,看過它的製作公司及監製後,不其然感到一陣不安感...也罷,看了才算。

最後也略說筆者會看,但只會寫總評的番組﹕南家、換妻塔、明日のよいち、夏目。至於其他的暫且先放一旁好了,不然會連吃飯的時間也沒有。

Previou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