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毛鞋 | 8th Jan 2009 | 動畫王國 | (216 Reads)


今集感覺上像是第一季過後的一個小停頓,同時也替主要角色埋下伏線,為接下來這一季作準備。



聽聞摸到大河的話就會幸福,雖然是謠言,但班上的人的深信不疑,畢竟摸到大河的人大都真的遇到好事,有的繼承了一個不知那裡來的大伯的遺產,又有人因此而告白成功。因此整間學校的生徒都伺機摸大河,真糟糕。



實乃梨與龍兒的相片。本來實乃梨對收不收這張相片有所遲疑,收後卻又耿耿於懷,似乎實乃梨對龍兒的感覺連自己也不清楚。後來,實乃梨被亞美的話啟發,明白面前的單單只是相片,其實不用在意。以此實乃梨似乎也引申到自己與龍兒間的關係,特別是上集牽手過終點的一幕,實乃梨對此似乎有所迷惑,但現在冷靜地想來,兩人也不過是牽過手跑過終點,朋友始終是朋友,定位一直也沒有改變。



至於亞美,被同學、老師、朋友也稱讚她成熟,然而亞美卻深明自己並非像他們想像般成熟,一切只是他人看來風光而已。直到面對龍兒,亞美被指責自己像小孩子一般,亞美才恍然大悟,原來最了解自己的是龍兒,因為龍兒不會單單把眼前的事物就看成真,反之會對人作出分析,而亞美在午間通的電話,平日的臉色之類的小事也會被龍兒看在眼內。最後,亞美原本在午間所談的事很可能是與搬遷有關,但最後似乎亦因為對某些事(笑)有所留戀而留下來了。



北村,老實說,我是覺得他被會長發卡了。又或者是會長說甚麼「要好好照顧大河啊。」之類的話,因此連北村竟然也出現了少有的憂鬱表情。



最後眾生相作結,全部人都摸過了大河,但各自有各想法。至於大河,似乎也開始感受到甚麼是家庭溫暖。其實所謂家庭,未必是親生骨肉、有血緣關係的人才能組成,實際上在世界各地也有無數夫妻收養孤兒,而他們同樣能感受到家庭溫暖,畢竟要說「家」這個地方,它就是一個能令人得到溫暖,一個安居之所。大河雖然在親父手上感受不到一點溫暖,但卻能亂入(無誤)龍兒和泰泰的生活中明白何謂家庭。


毛鞋 | 8th Jan 2009 | 日劇領域 | (524 Reads)


啥?我也寫?沒辦法,aibainoran和馮友都看這部,吸引到我也看看這部說些甚麼,結果一看之下不得了,原來是筆者最愛的日本戰國史,所以二話不說就看了。不過先聲明,由於看一集需時,加上預計筆者每次會滔滔不絕地說,因此每集評論未必準時寫好,更新會比較不定時,但也盡量控制在該集播出後七日內吧。最後,筆者寫日劇經驗不多,有錯請指點。



秀吉何時變得這麼京都化(默),不過劇中倒是把秀吉描寫得不錯,畢竟秀吉是個不拘小節的人,同時也是個惜才的人,因此對於架劍在兼統頸上的一幕,基本上筆者都不擔心兼統會被掛掉。另外,拜金主義也是秀吉的心態之一,但不是全部,至少就筆者吞過數本秀吉傳記後的感受是﹕他還是個通情達理的人。



本人暫時為止十分欣賞本作的原因之一就是忠於可知的史實。船上小聚的分別是長尾政景和宇佐美定満,長尾政景為板戶城城主,但筆者對政景的認識不算深,反而筆者對宇佐美定満的認識較深,畢竟後者是上杉家首屈一指的軍學家,感覺上就像是武田的山本勘助一樣。回正題,兩人游船然後一起死亡,其中原因一說是兩人醉酒而發生事故,而另一說是定満想著與政景共存亡,事因約十年前政景其實曾經反抗謙信,而定満或許認為政景是心腹大患,因此最終玉石俱焚。當然有更大陰謀論說是謙信指使,而實情是怎樣似乎只有定満和謙信才清楚,這裡亦不加評論。至於劇中亦與筆者同一立場,沒有指明事實,也沒有故意黑掉某些人物,一切只忠於歷史。



謙信公就不用說了,但身子高長,不像謙信樣子,而且看畢整部的感覺是﹕「這是信長吧?﹗」,至少就座姿而言已經不像謙信,而不少場面及行為也給一一種不安的脫線感…



信長與秀吉的關係營造得不錯,起初的秀吉也是像奴僕一樣跟隨信長,可謂毫無尊嚴,而信長一直高高在上的姿態則一向沒變。至於劇情所說信長對謙信獻上貢品也絕對沒誤,信長為避免與謙信交惡也有理由。而實際上,在史實中謙信在世期間,織田軍也從沒有嬴過上杉軍,例如由柴田勝家帶領的織田北陸攻略軍對上上杉軍的戰事基本上是完敗,這件事實亦表明在上杉謙信統率下的上杉軍之強悍。



這就是所謂的不打不相識?喜平次與與六第一次見面就是幹架,不過也正好反映小童天真無邪的心,與六面對城主,而且對方配上武士刀,卻也毫不畏懼,亦可見與六小時已經膽色過人。



這大概是謙信的感化吧,要強行把一個人帶回來不難,但要讓他心服口服則難上加難,然而謙信倒是能利用自己軍事及武力上的魅力感化喜平次,最終令喜平次心服口服,打從心底尊敬謙信。



描寫母子情這一段十分不俗,無論是與六與母親還是喜平次與母親的任何一樣也十分好。當中不能不讚當然是小演員的演技,其中與六的演技實在十分出色,值得一讚。

整集劇情都在描寫人物的性格及與六家庭,其中與六是口直心快,而且膽色過人的小伙子,但除了膽色外,又懂認字,又懂佈陷阱,可見其天資聰敏,只要好好培養,日後必大有作為。至於喜平次,各樣資質也十分優秀,但卻缺乏與他人的交流,久而久之豈有突破?因此其母才為此安插一個能與他一起成長,而又能互有共嗚的與六。其做法日後亦有人使用,24歲就稱霸奧羽(奧州及羽州)的伊達政宗就是一例。回正題,最後劇情亦交待與六家中情況,雖然眾人不捨,但明白到放手讓與六一試才能有機會使展其所長,因此最終還是忍痛離別。然而,與六一副不願的樣子,很可能連下一集已經撐不下去。

回正題,今集演員的演出也沒大問題,但同時由於沒有甚麼衝擊畫面,因此尚未考驗到他們的真正功力,不過不用怕,還有五十多集(笑)。

至於劇本,如同上面所說,對已知史實沒作出太改變,但就如與六與母親的對話一樣,究竟是否真有其事無從得知,畢竟這種小事,除非是信長、秀吉這類曾統領天下的霸主,否則根本就無人會記下。

最後,劇集過後的一堆人物,全部都大有來頭。當中有無數政治婚姻,同時又有一些原創(?)的伏線;上杉景虎…某人的七子,政治味很濃郁(笑);還有石田三成,個人想到他與上杉家最有關連的就是關原之役,不過說到關原的時候,大概又要說賤岳七支槍了的歷史了…嘛,這個問題到時再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