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毛鞋 | 14th Mar 2011 | 活在五感 | (2056 Reads)


沒看錯,這篇是針對日本地震災難的有感文。在講所有話之前容筆者先祝願所有受災的日本人能夠儘快從傷痛中恢復過來,為將來而振作。但說真的,這句話早在筆者脫口之前,日本人已經以行動表現出來了。

受災受難之際,大家都要在危難及苦痛中堅持,沒有人能夠例外,而日本人在這次災難中的表現成熟、穩定又冷靜。先不談民眾本身的行動,日本傳媒在報導事件時的中肯表現,早就令筆者留下深刻印象。比起在旁問中大灑狗血,偏要把哭成淚人的畫面放在電視畫面上,日本傳媒卻是把一個個民眾理性面對問題的畫面放在螢幕之上,這種踏實又不造作的報導手法,令筆者深深體會到真正成熟的報導,既不是在演戲,也不是要煽動民眾,而是要在報導實情的同時,激勵民眾正面地面對難題。

作為市民,雖然活在受災環境中,但絕大部份的日本人都表現出極高的危機應變能力,在天災來臨時表現鎮定、理性及冷靜,更重要是表現出日本人理應因此而自豪的自律性。無論是等車、還是購買物質,日本人都井然有序地守規矩,在危難之中保持人類社會中應有理智及文明。反觀,活在香港的筆者,眼見港人每事每物都大吵大鬧,呼天搶地地忙著喊冤,這種表現與現時的日本人形成強烈對比,實在高下立見。

其實,真的要說兩者之間的分別,就是香港人實在太幸福了,幸福到都不敢想像了。過慣了幸福生活的香港人根本受不住挑戰,莫說有甚麼天災人禍,就連自己少了一筆錢,少去一次旅行就已經要上街抗議遊行示威。固然筆者不是支持香港政府的政策,但港人姑且不是面對甚麼天災已經怨言多多、口水多多,不禁令筆者想到假如港人有朝一日面對真正的天災,還有沒有這種危機處理能力去跨過面前的障礙。相反日本人生於日本,天災地震多,即使安於現狀,還是早就對未知的災難心裡有數,假使間最壞情況到來,亦有心理準備去面對。君不見新聞中一日本母親親眼目睹兒子被海浪沖走後仍保持冷靜理性的面貌?君不見香港母親得知兒子被胡椒噴霧入眼後大喚大叫,怕上不了報紙?這就是兩者之間的質素距離了。

大概有人會覺得筆者崇日?但以事論事,日本人面對今次災難時表現出極具質素的民俗品格,相信不單是筆者,就連很多其他大國也自愧不如。市民能夠自律,除了能夠加快救援進度外,亦減輕了政府增員維持治安的壓力;不少商店自願響應政府的呼籲減省電力消耗,甚至乾脆停工;連核電廠的工人亦揚言寧死也要阻止爐心融解。結果,日本給筆者的印象不單是合作這麼簡單,而是整個民俗已經為一體化了,就像身體各部份一樣會自行配合,共渡難關。

最後,還是容筆者提一句,除了日本發生地震外,中國的盈江縣其實亦在三月十日發生地震,或者日本人在某些方面會比中國人優勝,但無論是日本人還是中國人,大家還是人,性命還是無價,所以在為日本災民打氣的同時,我們亦不忘也為內地受災的同胞打氣。


[63] Re: 麻撚飯
麻撚飯 :
先向毛鞋大大說聲不好意思.知道你不希望讀者有紛爭或筆戰之類的,我想還是回應一下。
1,所謂暴動已顯示出只想愛你這位朋友單方面地傾向警方,請問你了解為什麼會有這批人上街進行活動嗎?還不是為了一個更公平更完善的預算案。此外,若這種示威者被一面倒地壓制的情況也算暴動,我看歐美發達國家的示威簡直可稱作叛亂了吧?
2,作父母帶小孩子去進行一項示威活動,是現代國家常有的公民教育,身教的價值有多重要,我想你...

我只是想講第二點, 那個高太在自己個仔"中招"後居然唔立刻用水幫個仔清洗眼睛, 只顧住比啲記者影相, 到個仔喊住話唔好影, 佢先叫的記者唔好影, 這種行為算是一個母親嗎?? 好明顯係做show啦!! 之後還反話警察不對, 天有眼的, 最後比人講出事情的真相, 如果佢個仔對眼真係肓咗, 應該怨佢阿媽令佢對眼肓呀...如果說公民教育, 請高太帶個仔去日本啦...

另外近這幾日的搶鹽事件已成為外國人的笑話了...請香港人不要再做出一啲令香港丟臉的事了...對於現在的香港真的絕望了...

aibainoran
[引用] | 作者 aibainoran | 20th Mar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62]

>甘地...
說起來當年甘地的行動也是犯法的


[引用] | 作者 anon | 19th Mar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61] Re: 路人
路人 :
Davis :

我放棄,通兩晚頂,一副就死得既樣......要回就回,不回就不回,反正我都沒氣了.....

早點去休息吧,一來沒必要為了這些傷身,二來睡醒了冷靜地再看一次文或許會有得著呢
其實,就算不提什麼集會合不合法,衝出馬路已經是犯法了,對我來說這些不能縱容,不然以後只會越來越難攪,到最後示威真係令香港失控就真係救唔返了
世界上最獨裁的國家,是美國,這種程度的示威,在美國...



そういうことにします
總覺得再不做點事香港人就會像內地同胞般被[洗腦]
總之各種人有各種經歷,也不方便說更多了......

Davis
[引用] | 作者 Davis | 18th Mar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60] Re: Davis
Davis :

我放棄,通兩晚頂,一副就死得既樣......
要回就回,不回就不回,反正我都沒氣了.....



早點去休息吧,一來沒必要為了這些傷身,二來睡醒了冷靜地再看一次文或許會有得著呢

其實,就算不提什麼集會合不合法,衝出馬路已經是犯法了,對我來說這些不能縱容,不然以後只會越來越難攪,到最後示威真係令香港失控就真係救唔返了

世界上最獨裁的國家,是美國,這種程度的示威,在美國已經開真槍了


[引用] | 作者 路人 | 18th Mar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59]

我放棄,通兩晚頂,一副就死得既樣......

要回就回,不回就不回,反正我都沒氣了.....

Davis
[引用] | 作者 Davis | 18th Mar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58]

幾個月沒上毛鞋BLOG居然看到這麼激烈的討論w

>這就是兩者之間的質素距離了。
雖然中日兩國都有人發國難財
但是明顯中國發國財事件對社會的不安定性更大
從搶鹽事件(我絕對相信幕後黑手是不法商人)可見中國人自私不顧後果(包括香港人)

民俗一體化令日本面臨國難時人民會以社會的安定為優先。香港呢? 恐天下不亂,為求自己六千?


[引用] | 作者 呂望 | 18th Mar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57]

不想再打比喻了,感覺不夠直接又可能會模糊焦點。

>>關鍵不在於警方何時清場,而是在於母親若是想保護子女的話,從開始就不應該參與遊行以外的非法集會

關鍵就是警方何時清場,根據以往的情況會有足夠時間決定離去與否,所以要有基於「警方會清楚警告何時清場」這前提才會做出這決定,我認為沒有不妥之處。

下面對於這次的遊行示威的「過激部份」我做個整合吧,論點太多但內容其實差不多。

毛鞋的主要論點是遊行示威「只能」在有政府批准的情況下進行,其餘的任何「未經政府同意」的發揮都是不能接受的,因為這通常都構成犯法。而犯法是沒有分尺度的,無論是否有政治成分,這是因為犯法的行為會「擾亂社會秩序、對民眾生活構成影響」。

大致上應該是這樣?

感覺上我覺得毛鞋對於遊行示威有個錯誤的理解。首先遊行示威的目的是對政府表達訴求與不滿,但卻不只是這樣,遊行示威不是單純的「出來說句話然後回家」的活動,還有是對政府施予壓力糾正問題的「政治活動」。

你回看立法23條的時候的71大遊行就是這樣。政府會因為參與遊行的民眾「數目」而有所考慮,當時的50多萬人的數目嚇到政府了,結果23條放棄立法,其他所有人士亦和平散去。但是假如當時50萬人上街的時候政府還是堅持的話會怎樣?我不敢想像其後果。

這裡道出一個重點,遊行與集會這類「民主政治活動」時而合法地結束,時而演變出一些小型衝突結束,時而甚至發生顛覆政府的結果來結束。而怎樣的去結束與遊行的效用及政府的回應有莫大關係。

當遊行人數不足以能威嚇政府,而政府也沒有表示任何接納的態度時,遊行的發起組織通常都需要決定是否採取進一步的行動,而這些非正當程序裡的行動通常會以比較激進的方式來進行。例如英國的學生破壞行為、這次事件的阻街行為。

而在這一點上,從71大遊行開始,香港的民主示威活動一向備受國際社會讚賞的是很少有會發展到像英國學生那樣的激進行為,香港遊行示威的和平精神值得讚賞。

但和平遊行示威的效果是有極限的,當政府不為你遊行的人數而動容,當政府執意堅決不肯改變的時候,遊行示威就不能產生遊行示威應有的效果。而這時候還有不肯放棄的人存在,而這些人就是參加遊行中「不獲政府批准」的活動的人。

以上這些全部都是一個遊行中理應包含的部份,但香港不是每個人都有這自覺,我認為有為數不少是認為遊行是走一段路然後回家的。

而現在的情況是有人認為這些人就算只是靜坐,沒有進行破壞也是不能容忍的。但其實這次事件中這些人是在進行正常的示威行為,而且仍然遵守最低限度的的操守,沒有進行破壞,單純是靜坐。

固然靜坐在繁忙的街道上會造成交通大擠塞是犯法,而亦有可能阻礙到如救護車、消防車等的不能被阻的車輛。但這次的事件中首先並沒有發生救護車或消防車被「阻死」的情況,就算是阻到了,警方去告知他們的話我相信不會不讓路。

在我的立場上來說,這次示威的過激行為仍算是在一個可以容忍的範圍,示威就算有過激行為在一個民主社會上是應該被體諒的。

在這裡我不評論究竟香港政府的對錯,也不評論究竟這次的過激行為有沒有需要性。我認為不應以犯法為由去指摘這些遊行人士,這只會顯示出香港社會的民主原來是連一點點過激行為也容忍不了的軟民主。

我重申一次我並不認為阻街這行為是合法,也不認為有人因遊行示威而受傷是可以接受,我只是認為這次遊行人士只是在進行合理的民主示威而已,所以我亦不認為他們有做錯。

若果說遊行示威任何情況下都必須要「合法」、得到「政府批准」,我只能說一句,我輸了。


[引用] | 作者 allsmk | 18th Mar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56]

我是很激動,

有人就是會真心相信共產黨的[50年不變]
也有人真心相信平穩是最好的,
結果?
連我這個國產香港人都對香港共產黨政府看不過眼!

不是因為人都自私所以才有[政府]的出現嗎?
為甚麼現在的政府站在[自己友]一邊?

不是因為想建設理想公平的社會才有法律嗎?
為甚麼現在的法律是用來鎮壓最痛苦,佔大部分的一般人,卻不制裁加害者?

當用來保護所有人的平等的法律失去意義時,
有保護它的意義嗎?(當然不代表可以捨棄人性)

和對方對壘還要單方面遵守對方的遊戲規則?
不如我斬低雙手陪你猜拳?

當理性的手段被無視的時候,
你還要繼續這沒有意義的戲?

盡管去看不起那些[激烈]a的手段,
然後呢?吃花生的你們有更好的辦法嗎?
有資格責怪一些為大部分人而努力的人嗎?

Davis
[引用] | 作者 Davis | 18th Mar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55]

示威當天我坐朋友的車經過示威現場附近,朋友開玩笑地問我係唔係依度係唔係埃及,基本上那裡已經不受控制(就算是陶君行長毛都控制唔到),其實我有一刻諗過唔好理佢地,開車照過馬路

香港的警方一向太過軟弱,導致現在示威漸漸失控,將來只會越來越激烈而己

沒有抗爭,哪有改變?我怎樣看也是越改越差而己,其實我認為董建華一直做得不差,而下一屆的特首大概也不會出曾生好(看看現在的名單...我寧願曾生做多5年好了...)

說回今次的事,那位母親到底是愚蠢還是低能,以為警方只是一堆紙板只會站在那裡,全世界的警方都會驅散示威者,分別只是武力的程度而己

看看日本,再看看香港,唉...反正香港也快將滅亡於憤青和泛民之手了


[引用] | 作者 路人 | 18th Mar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54] Re: onbb
onbb :
只想愛你 : 結果整個話題不知為何好像把cg代入了似的嘛 51樓...還是讀書中嗎- -為何我會見到一般學生最討厭的通識- -

沒錯,我是第一屆接受通識教育的新高中生。竟然從幾句發言就被看串了底細.....囧rz



不難發現啊
本人也是某新數字學制的白老鼠
只是在留級(我說成績ok 但不交功課就留班說我的底子不好算怎樣了?)
沒想到見到...唉 難為有人會讀通識
通識只是吹出來的..(拖

我不是要參戰
只是你們令我想起
某波神在世盃玩完巨乳夾手機之後
再夾ipad
遲點再夾mac book
這做法真好啊(對雄性動物來說ww)


[引用] | 作者 只想愛你 | 18th Mar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53]

無意就上面的觀點補充,反正大部分想到的問題也和討論等等的大致上一樣。只是,有人提起措辭的問題,我見這邊的措辭有著濃厚的火藥味 ... ...

>但由結果方面看,從長毛掟蕉以至反高鐵示威,衝擊中聯辦等“出位”的行動,無庸置疑是大輻提高了市民對政策及香港問題的關注,亦促成了多條有利民生的條例(如:最低工資)的實施。

問題在於出位,是否需要犧牲別人的幸福。等同於說一個人要成名,可以隨便脫光衣服在街上裸跑,但這究竟是否正確的成名方式,對社會有什麼影響,似乎則是被上面的問題無視。

>再者,你敢肯定你自己所講的就是公平?你敢說你能夠照顧全香港所有人的福祉?要知道,政府也覺得自己是公平的,但結果是資源分配不公平,換轉是你,你又確定自己能公平公正嗎?

人人都只是為了自己的所謂公平而爭取,這點我不否定,反正就算背後儘管有大條道理,到了最後還是有著自己的立場和自己背後需要支持的人,後台。只不過,放棄自己手上的立場,盲目的妥協,又真的是一件好事嗎?固然民眾在抗爭的手段上是有問題,但不等於不抗爭,一成不變的接受現實吧。這只是手段上的問題而已。

Altia
[引用] | 作者 Altia | 18th Mar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52] Re: 只想愛你
只想愛你 : 結果整個話題不知為何好像把cg代入了似的嘛 51樓...還是讀書中嗎- -為何我會見到一般學生最討厭的通識- -

沒錯,我是第一屆接受通識教育的新高中生。竟然從幾句發言就被看串了底細.....囧rz

onbb
[引用] | 作者 onbb | 18th Mar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51]

結果整個話題不知為何好像把cg代入了似的

嘛 51樓...還是讀書中嗎- -
為何我會見到一般學生最討厭的通識- -


[引用] | 作者 只想愛你 | 18th Mar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50]

這裡突然很綜合!

小風
或者換個角度想:這也比濫情的發言好得多了。
個人認為在討論時,還是理性一點比較好。

又是這樣子,就說小的措詞不佳,常常詞不達意。

有没有發現言語間越來越激烈?
一部分出於不合理的激進發言,
另方面出於處於所謂理性發言的一方。
不是說理性討論不好,只是小的認為諸君措詞太過尖銳。

小的一直看下來,有種我跟你無仇無怨,為什麼要給你刺一刀的感覺。
這也算是網路人的通病,常常得理不繞人。小的認為所謂說服,並不是空有道理和邏輯思考便把人硬生生推向牆角,使人屈服。乃是要軟硬兼施,以感性的言詞表達理性的思考去感動別人。

小的認為在自己的言詞中並没有所謂的濫情
正確的仍是正確,錯誤的小的只是用較為溫和的字眼去矯飾。
如果說小的不是一個實事求事的人,小的不得不承認。
只是小的認為,既然人家都被釘在十字架上,為什麼我們非要往別人胸膛刺一槍,以增別人的痛苦?

對於上面一班恃義行凶的"憤青"
評上一句: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有謂:古之欲明明德於天下者,先治其國。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欲齊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所謂的政治對抗,社運學運是可以合法,和平,理性地進行。
七一遊行是表達我們對法制的不滿,
五區總辭表達議員對政制的不滿,
但這些運動都在合法的前題下進行。
没有警民衝突,没有傷人,當中更没有非法集會。
再以反高鐵苦行為例,没有參加者會有拆鐵馬、推撞警員、突破封鎖線的行為。
甘地的不合作運動都因你們而蒙羞了


[引用] | 作者 歪樑 | 18th Mar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49]

看來大家都是同意政府的施政是有問題的。而在示威遊行方面:

站在情理,如果示威會帶給別人困擾就當然是不對的;

但由結果方面看,從長毛掟蕉以至反高鐵示威、衝擊中聯辦等「出位」的行動,無庸置疑是大輻提高了市民對政策及香港問題的關注,亦促成了多條有利民生的條例(如:最低工資)的實施。

其實社民連的口號「沒有抗爭,哪有改變」並不是沒道理的,整個香港社會正因抗爭而被推動改變。

onbb
[引用] | 作者 onbb | 18th Mar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48]

討論是好,不過請大家盡量不要傷了和氣喔^^

onbb
[引用] | 作者 onbb | 18th Mar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47] Re: 毛鞋
毛鞋 :
>自覺清高而沒打算與大部人甘苦與共的存在價值,送我也不要所以你想強調甚麼?我的重點根本不在於爭取的事情為何,而是在於爭取的表現方式之上,你是不是誤會了甚麼?>為此等[偉大]的目的要我放棄對這一代人,甚至是下一代人的承擔?開甚麼玩笑,把價值建築在法規上,能造就誰的幸福?坐在路人大呼大喊,然後被人帶走,能夠成就甚麼?請你搞清楚問題的重點吧,我是在質疑處事手法及表達不滿方法,而你卻回應自己為...


把[一成不變]的責任推在使用激進的手段的人身上,我認為只能算是[一知半解]

沒有戰意的人我不打算說服去上戰場

香港還沒有朱雀,更還沒有助朱雀上位的某妹控修,如果認為單用冷靜和智慧就能改變現狀的話,這絕對是小看了[真正的敵人]

也許大家很抗拒,但毫無疑問這是戰鬥,要麼不改,要改就必然要犧牲部分[理想],

要我一邊看著中BOSS耍白痴,
一邊等朱雀降臨......這種事我難以接受

Davis
[引用] | 作者 Davis | 18th Mar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46] Re: Davis

憤青自重 XDDD


[引用] | 作者 路人新 | 18th Mar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45] Re: 毛鞋

>你是把自己的價值扁低到甚麼程度啊。

甚麼是價值?別人套上的,還是自以為的那一套?
自覺清高而沒打算與大部人甘苦與共的存在價值,
送我也不要

>不代表作為市民的就要低能
>別人出手後自己一定要還手一樣幼稚

低能有問題嗎?不低能又如何?
高能又能解決甚麼問題?
我所期望我背負的,不是甚麼[為共產黨付出],[為成就有質素的香港人],[為保護XXXX核心價值價值]
為此等[偉大]的目的要我放棄對這一代人,甚至是下一代人的承擔?開甚麼玩笑,
把價值建築在法規上,能造就誰的幸福?

>因為社會本來就不公平,所以你也沒必要對其他人公平,是不是這樣?感覺上這是憤青的發言,認為政府或別人對自己不好,所以自己也沒義務去付出。

因為明白公平不存在,所以才需要爭取一個能容納真正的公平的環境,現在的[公平],只是[過得自己過唔到人]的[公平],我所爭取的,是既不溫柔,又不殘忍的公平,
做錯了,會碰釘子,做對了,會有相應結果的公平,[半桶水]的公平?你自己玩飽去吧

我不知道你的日常過得有多滿足實在,我只知道絕大部分香港人都沒有相應於這個時間的幸福,為此,我可以很自私,為了不再出現我不想看見的苦況,不錯,這就是我的自私,即使要犧牲那[少部份人]

把其他人打成[低能],[幼稚]很好玩吧,
一刀解決不用煩吧,是這個意思吧,
你的眼就只看這些,前輩?
找個機會好好看看你所效忠的[正確]吧

Davis
[引用] | 作者 Davis | 18th Mar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自覺清高而沒打算與大部人甘苦與共的存在價值,送我也不要
所以你想強調甚麼?我的重點根本不在於爭取的事情為何,而是在於爭取的表現方式之上,你是不是誤會了甚麼?

>為此等[偉大]的目的要我放棄對這一代人,甚至是下一代人的承擔?開甚麼玩笑,把價值建築在法規上,能造就誰的幸福?
坐在路人大呼大喊,然後被人帶走,能夠成就甚麼?請你搞清楚問題的重點吧,我是在質疑處事手法及表達不滿方法,而你卻回應自己為理想為目的沒有不對,根本牛頭不答馬嘴。沒人說你有意見就是錯,但請用合適的方式表達意見,現在即使你沖到政府總部潑紅油,也不代表政府就會妥協,若果過激行為能夠解決萬事的話,政府根本不用等同2011年還是一成不變,不是嗎?

>因為明白公平不存在,所以才需要爭取一個能容納真正的公平的環境,現在的[公平],只是[過得自己過唔到人]的[公平],我所爭取的,是既不溫柔,又不殘忍的公平,
還是那個重點,為了爭取公平,就要破壞僅有的公平?這不就是很矛盾嗎?再者,你敢肯定你自己所講的就是公平?你敢說你能夠照顧全香港所有人的福祉?要知道,政府也覺得自己是公平的,但結果是資源分配不公平,換轉是你,你又確定自己能公平公正嗎?這不是為與不為的問題,而是行與不行的問題。你現在爭取的,不是社會想得到公平,而是你想得到的公平而已。

>我不知道你的日常過得有多滿足實在,我只知道絕大部分香港人都沒有相應於這個時間的幸福,為此,我可以很自私,為了不再出現我不想看見的苦況,不錯,這就是我的自私,即使要犧牲那[少部份人]
一直以來,我都認為政府需要改善的地方有很多,但我還沒有自滿到覺得自己能夠改變這個政府,推翻這個香港重練。當然,你有這個心,可能是好事,至少你希望香港出現改變,但用這種方式表現出來,其他人會怎樣認為?無論是發聲還是革命,不單需要勇氣,還需要運用你的冷靜及智慧,不是說沖上街不斷反對就能夠改變一切,特別是香港為文明社會,即使你滿肚子是理想是智慧,行動卻跟思想完全兩回事,你還是不會受所有人認同,就正如長毛行為夠爆,但民眾對他的評價同樣是兩極化,你總不說不喜歡長毛的人就是走狗,是與自己理想不合的人吧。

>你的眼就只看這些,前輩?
>找個機會好好看看你所效忠的[正確]吧
最後反問一句,你肯定你自己的正確就是所有人眼中的正確?我敢說,至少現時生效的香港法律這樣介定。我是不知道自己看法是否正確,但我肯定不會在表達自己意見時影響社會秩序。若果行事要犯法,要沖擊警方底線,要每事挑戰政府才算是表達意見的話,那大概學校公司辦公室也不過是鬥技場而已。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毛鞋 | 18th Mar 2011

[44]

並不是每個示威的香港人都是自私的,他們的示威目的不一定是自己的利益 。我只是提醒一下大家這件事。

onbb
[引用] | 作者 onbb | 17th Mar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看完上面的回覆,裡面有你想要的答案。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毛鞋 | 18th Mar 2011

[43]

>本來「和平」一字就有包括平靜及穩定的意思,能夠做出跑出馬路靜坐行為的人,算甚麼和平。

穩定地坐在馬路上(拖

乙君
[引用] | 作者 乙君 | 17th Mar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42]

目前這裡的情況就像反逆的魯魯修一樣:
一方想直接對抗政府, 要作對, 要革命;
一方則想按規矩辦事, 要合情合理合法


[引用] | 作者 路過的fa1046 | 17th Mar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這是類似情況,但大家討論的問題關鍵在於這種過激的作對行為是否正確。正如魯路修一作都提到,魯路修為了進行革命,犧牲了無數東西,亦犧牲了無數人命。儘管現在香港的情況離革命相距甚遠,但既然這些人的示威遊行時常影響到社會秩序,那當然要正視問題。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毛鞋 | 17th Mar 2011

[41]

>以情出發的話,他們的行為對奉公守法的市民完全不公平。

這句我有異議,所謂的[奉公守法]不就是[安於現況]嗎?

現今香港而言,保障他們的公平又有甚麼意義,

有絕對的公平嗎?沒有

假如有呢?少發夢了,一定沒有

就像當年大家所信奉的資本主義,今天的香港變成甚麼樣子了?

Davis
[引用] | 作者 Davis | 17th Mar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廢話。因為政府無能,行事作風差,所以自己就要跟他一般見識,你是把自己的價值扁低到甚麼程度啊。因為社會本來就不公平,所以你也沒必要對其他人公平,是不是這樣?感覺上這是憤青的發言,認為政府或別人對自己不好,所以自己也沒義務去付出。我說那,為甚麼你們總是要別人先付出,自己才肯付出?

還有,政府低能,不代表作為市民的就要低能,這句話我已經講過無數次,別把政府作風云云作為藉口了。這就等同小學雞們爭執般,別人出手後自己一定要還手一樣幼稚。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毛鞋 | 17th Mar 2011

[40] Re: 毛鞋
毛鞋 :
>我是說縱使(他們 = 遊行人士 = 整體)一起加起來都是犯法,但他們一起行動目的沒有錯。那還是存在問題吧?就拿你殺人的例子來說,殺人者的目的一般都不會為殺而殺,比如說動機是宣洩怒氣,單論這一點目的/動機是沒有問題的,但表達方式卻完全錯誤了。同理,無論目的有沒有錯,表達方式是犯法就是犯法,這一點是無容置疑的。>那個例子不是「正當防衛」、也不是「自衛殺人」,那是純粹的殺人罪,因為在法律上...


法律啊法律啊
算了吧...法律不過就是法律...執著於合法就是放棄爭取的權利,
溝通渠道甚麼的,有多少是口號大家[心照啦]
合法從來不等於正當,更不等於合理

Davis
[引用] | 作者 Davis | 17th Mar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作為市民,既想得到政府給予的資助,獲得公民權利,卻又沒有履行自己作為市民要守的法規,這就是不少香港人的自私心理。按說話的口氣,你會不會也是這種人?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毛鞋 | 17th Mar 2011

[39] Re: 小風

>>你那整體是按甚麼標準計算

我是說縱使(他們 = 遊行人士 = 整體)一起加起來都是犯法,但他們一起行動目的沒有錯。

>>即使是你說的案例,也是殺人的一種,不過是屬於「正當防衛」。

那個例子不是「正當防衛」、也不是「自衛殺人」,那是純粹的殺人罪,因為在法律上那個兇手並沒有想要你的命但你卻殺了他。雖然是犯罪,但你能斷定這是錯誤嗎?

>>一件事的對錯,往往不是看其結果,而是看其手段

嗯,很好,我真的不明白為何和平示威為何是錯誤。犯法的就一定是錯誤這個想法太單方面了,特別是當扯到政治事件上的時候。

>>一件事的對錯,往往不是看其結果,而是看其手段

沒錯,如果那些阻街的人挾持了人質檔在路上要求政府正視問題的話我也會認為有問題,但他們只是在街上靜坐然後阻了一下中環不是太繁忙時段的交通,我認為這樣並未去到要用到弒親這程度去怪罪他們。


[引用] | 作者 allsmk | 17th Mar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我是說縱使(他們 = 遊行人士 = 整體)一起加起來都是犯法,但他們一起行動目的沒有錯。
那還是存在問題吧?就拿你殺人的例子來說,殺人者的目的一般都不會為殺而殺,比如說動機是宣洩怒氣,單論這一點目的/動機是沒有問題的,但表達方式卻完全錯誤了。同理,無論目的有沒有錯,表達方式是犯法就是犯法,這一點是無容置疑的。

>那個例子不是「正當防衛」、也不是「自衛殺人」,那是純粹的殺人罪,因為在法律上那個兇手並沒有想要你的命但你卻殺了他。雖然是犯罪,但你能斷定這是錯誤嗎?
本來你設的例子就不等價,這邊是以命償命,那邊卻是以社會秩序換取個人表達意見,你就不認為這樣做相當自私嗎?以命償命的例子中,救人者為的不是自己,是他人;但示威事件中,他們為的是自己的意見,卻阻礙他人的生活,兩者在價值的比對上根本完全不同。

>我真的不明白為何和平示威為何是錯誤。犯法的就一定是錯誤這個想法太單方面了,特別是當扯到政治事件上的時候。
為甚麼扯到政治上就要例外?知道香港司法獨立的原因嗎?就是要避免在裁判及制度的處理上出現偏頗,若果你認為問題扯到政治就能夠妄顧法規,政治就是凌駕於法規之上了,所有殺人、傷人的法規亦可以直接無視,這明顯是不合理的。再者,你說這是政治?我倒覺得他們比較順從個人私慾而已,他們的示威根本一點不和平,本來「和平」一字就有包括平靜及穩定的意思,能夠做出跑出馬路靜坐行為的人,算甚麼和平。

>如果那些阻街的人挾持了人質檔在路上要求政府正視問題的話我也會認為有問題,但他們只是在街上靜坐然後阻了一下中環不是太繁忙時段的交通,我認為這樣並未去到要用到弒親這程度去怪罪他們。
只是你覺得沒問題吧?若果每個人為了表達不滿都上馬路靜坐,這個香港的交通網可以直接廢掉了。而且當中影響你又知道多少?我可以向你保證非繁忙時間的中環也是相當繁忙的,而且跳出一步想,犯法本來就不分輕重,無論偷蘋果還是偷金鑽也是偷,只要是本身屬於犯法行為,市民就不應該涉及,一旦涉及,就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別以為打著政治名號就可以胡作非為。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毛鞋 | 17th Mar 2011

[38]

>> 市民個別單位是犯法,但他們整體雖然也是犯
>>法但我卻不認為有錯,他們不惜要犯法也要表達
>>意見。用個極端一點的例子:你為了阻止兇手去
>>殺其他人而殺了兇手。什麼情況才是犯法的檔箭
>>牌?當然是根本不是為表達民主而去的人了。

哈,所以今天上街遊行的人,代表香港市民的「整體」嗎?不是的話,你那整體是按甚麼標準計算?犯法就是犯法,一人犯法是犯法,多人犯法也是犯法,即使是你說的案例,也是殺人的一種,不過是屬於「正當防衛」。

>> 然後等待政府無視。每樣事情都只循正確途徑
>>(政府咨詢?好笑)只能說太死板了。

真是無政府主義式的想法。

一件事的對錯,往往不是看其結果,而是看其手段。像李世民除去兄長,自立為主,結果的確為唐朝開了百年盛世,但不代表「李世民弒兄」這件事是正確的事。

正確的手段不一定帶來好結果,但不代表我們可以把錯誤的手段正當化。恕我直言,你的想法無避太「憤青」吧?

>> 小的認為閣下文章中支時孩子母親的發言並
>>不是支持母親所作所為,也不認為集會無問
>>題。只是認為毛鞋的發言太過無情罷了。

或者換個角度想:這也比濫情的發言好得多了。
個人認為在討論時,還是理性一點比較好。

新聞連結: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art_main.php?iss_id=20110317&sec_id=4104&subsec_id=11866&art_id=15083982


[引用] | 作者 小風 | 17th Mar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37]
毛鞋 :
先入為主是你安給我而已,我個人指出母親責任最大是結論,你不同意大可以說服我。

又不知道是你看太少新聞,還是我看太多了...示威人仕衝擊警方鐵馬根本是時有聽閒的事,而且明知道是非法集會還會參加的人多的是,還是說那百多個人完全不知道座在馬路上是不合法?別說笑了,那班人可不會這麼蠢。

小的並没有說你先入為主,只是每個人都有其價值觀去評價事情的對錯,我們不能去扭曲他人的價值觀。小的措詞不好,詞不達意是常有的事。

不是小的新聞看太少,也不你看太多。但這次非法集會並不是從一開始就是非法集會。
或者應該這樣說比較容理解我的觀點。
監於最近遊行的性質並不和平,母親帶同兒子遊行是不智的行為,母親亦該為此負責。小的是同意這觀點。

但事情已經發生了,也不能重來。
嘩眾取寵,看來是可恥的,我也不屑於此事
但未為一個方法去解決事件(縱然大家都知道是追討賠償)

anon :
就算是非法集會也是會有參加者的,看中東那邊就知道了

中東那兒的新聞小的看得少,願聞其詳
如果是北非那邊小的從一開始就認為那是政變

迎風
雖然我不認為香港人全都生性頑劣,但大致上我是認同毛鞋所講的話。至於上面一堆支持孩子母親,又認為集會無問題的人,建議還是先多看看報紙,細閱社論再評論事件吧。現在毛鞋雖然是以一敵眾,但無論是論點或是說服力,毛鞋也是完勝。

小的認為閣下文章中支時孩子母親的發言並不是支持母親所作所為,也不認為集會無問題。只是認為毛鞋的發言太過無情罷了。


[引用] | 作者 歪樑 | 17th Mar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但這次非法集會並不是從一開始就是非法集會。
這一點我也是在回覆強調過了,一開始的遊行固然沒問題,但當事情發展失控時,母親就應該有這個認知能力並明白要離開了。請翻看新聞吧,當時陶君行作為領導之一亦有勸大家移施陣地,給予了警告大家,只是大家不願離開而已。

>只是認為毛鞋的發言太過無情罷了。
議事論事而已,還是那句,以情出發的話,他們的行為對奉公守法的市民完全不公平。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毛鞋 | 17th Mar 2011

[36]

>>請別含血噴人。

我這裡並不是在說你,而是回覆中有一篇是有這個方向。

>>不知道是我看得太多新聞,還是你看得不夠多了

這裡我說的不夠清楚,我是說沒明確警示下進行強硬驅散。這次的驅散行動我絕對認為有過度急進之嫌。

>>就算是合法遊行,只要經過既定時間及地點,亦已經屬於違法,就更莫說現在是阻塞交通,影響社會秩序了

這就是遊行示威,不然示威的意思到哪去了?只是香港一向都做得較溫和而已。

>>但請不要把「發表意見」當成犯法的擋箭牌

政治層面上的行動與個別市民層面上的行動根本不同,我很好奇為何要從個別市民層面上去判斷這事件。就例如有過幾個人在吊橋鋼索上掛西藏獨立的旗,他們是在犯法,但他們卻不是為自己利益犯法,那是一個民主伸張。

市民個別單位是犯法,但他們整體雖然也是犯法但我卻不認為有錯,他們不惜要犯法也要表達意見。用個極端一點的例子:你為了阻止兇手去殺其他人而殺了兇手。什麼情況才是犯法的檔箭牌?當然是根本不是為表達民主而去的人了。

>>我絕對不覺得有意義,想表達同一個意義亦有很多不同方法。

然後等待政府無視。每樣事情都只循正確途徑(政府咨詢?好笑)只能說太死板了。


[引用] | 作者 allsmk | 17th Mar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這裡我說的不夠清楚,我是說沒明確警示下進行強硬驅散。這次的驅散行動我絕對認為有過度急進之嫌。
關鍵不在於警方何時清場,而是在於母親若是想保護子女的話,從開始就不應該參與遊行以外的非法集會,這一點我其實強調了好幾次了。

>這就是遊行示威,不然示威的意思到哪去了?
請你講理吧。遊行示威是需要申請的,別用你自己的理解把非法集會、阻塞交通、影響社會秩序當成遊行的真意。

>只是香港一向都做得較溫和而已。
我可以跟你說,香港遊行不算最暴力,但肯定不溫和,倒不如說香港的警察實在太溫和了,相比起很多國家地區的警察還跟你來紳士?

>他們整體雖然也是犯法但我卻不認為有錯
我覺得你的概念絕對需要修正,能夠講出這句話,究竟你把法治及社會秩序理解成甚麼東西了。由始至終,你都認為集體行動有當中的「意義」,所以值得支持,假使間人人都按你這種想法行事,世界還有皇法可言嗎?換個角度,是不是說某A黨百餘人討厭新移民,就可以打著行動「有意義」的旗號去燒新移民的住所呢?反正他們的行動都有意義,他們也是不惜犯法也要表達意見,所以沒錯,對嗎?

還有,你舉的那個例子都錯得很大,現在政府沒有用刀架在市民的頸上,也沒有強搶你的家產,別把寶貴的生命跟施政報告掛勾,至少我也相信你少了這麼一筆錢不會因此而餓死。

>然後等待政府無視。每樣事情都只循正確途徑(政府咨詢?好笑)只能說太死板了。
我一直不認為政府有能,但政府無能不代表市民就要行事低能。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毛鞋 | 17th Mar 2011

[35]

麻撚飯: 不應未審先判, 的確有理。但別忘了人人都有道德觀, 當然可以自由批判是非對錯, 假如任何事都等法庭審判, 只是把道德責任推給法庭。

只外就非法集會說一句: 不滿某條法例不代表可以不守法。即便古時伐紂被稱為是為民除害, 何其大義凜然, 殺人仍然是殺人, 鐵一般的事實。


[引用] | 作者 路過的fa1046 | 17th Mar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34]

>>>因為香港之前發生過的所謂非法遊行集會並沒有這次的前例,至少近這幾年沒有。
(大笑)


[引用] | 作者 路人新 | 16th Mar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Next